亿城娱乐下载地址-Wirecard丑闻后 德官员呼吁“激进的方案”彻底改革会计监管

  德国将彻底改革其对会计师事务所的监管方式,目前该国正在寻求“激进的解决方案”,以遏制支付集团Wirecard巨额欺诈案的影响。

  据知情官员透露,德国政府最早将于周一终止与该国财务报告执行小组(Financial Reporting Enforcement Panel)的合同。

  官员们表示,随后,对企业财务报告展开调查的权力将移交给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(BaFin)。

  曾风光一时的德国支付集团Wirecard上周申请破产,此前该公司承认,19亿欧元失踪现金很大可能“不存在”。

  德国监管机构面临的指控,称它们未能对这家金融科技集团进行充分监管。安永(EY)为Wirecard提供审计服务长达十年之久。

  德国会计监管机构FREP是一个拥有准官方权力的私营机构,代表政府监督上市公司的财务报告。

  “Wirecard事件表明,审计师的自我监管没有发挥作用,”德国副财政部长约尔格•库基斯(Jorg Kukies)表示:“因此,我们不可避免地要质疑,目前监管该行业的机构是否应该继续以目前的形式进行监管。”

  三年多来,安永一直未能向一家新加坡银行索取关键的账户信息,Wirecard曾声称有10亿欧元现金存入新加坡一家银行。这是一项例行审计程序,本可以在早得多的阶段就发现这家德国支付集团的巨额欺诈行为。

  事实证明,Wirecard事件令德国政府极为尴尬,德国政府担心这可能损害该国金融服务业的声誉。德国总理安格拉•默克尔(Angela Merkel)上周五通过其发言人表示,此案“令人担忧”,而财政部长奥拉夫•肖尔茨(Olaf Scholz)则称这是“金融界几乎史无前例的丑闻”。

  库基斯表示:“我们应该将Wirecard事件视为一个信号,让我们着手解决这些已经存在了相当长时间的问题,并找到激进的解决方案。”“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遏制这一事件的影响。”

  前高盛(Goldman Sachs)银行家库基斯(Kukies)于2018年加入德国财政部。他表示,BaFin在监管德国会计师事务所方面“目前的权力非常有限”。他补充称:“我们必须考虑如何改变监管体制。”

  FREP成立于2004年,是为了应对安然(Enron)的会计丑闻,该机构只有15名员工,年度预算为600万欧元。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,毕马威对Wirecard会计的特别审计只留下一份不确定的报告,涉及40名员工,花费了1000万欧元。

  根据德国法律,BaFin可以要求FREP对一家公司的财务报告展开调查,但对实际程序没有影响。总部位于波恩的监管机构需要等待FREP的调查结果,然后才能开始自己的调查。据知情人士透露,在媒体报道了告密者指控Wirecard存在会计操纵后,BaFin于2019年初要求FREP启动对Wirecard的调查。

  不过,了解情况的官员称,FREP只有一名调查人员在调查此案,进展甚微。

  今年4月,毕马威(KPMG)委托进行了一项特别审计后,FREP才加快了步伐,但未能核实Wirecard的大部分业务,以及据报道存在于亚洲账户上的10亿欧元公司现金是否真的存在。

  《图片报》(Bild am Sonntag)率先报道了在与FREP合同终止后,18个月的通知期将开启,政府将有时间敲定新的监管机制。

  FREP目前每年对德国上市公司进行85次审计,发现约20%的案例存在缺陷。只有当个别案件作出否定裁决时,该机构才会披露这些案件。

  库基斯还批评了Wirecard被视为一家科技集团,没有受到金融监管机构直接监管的事实。他表示:“在我们看来,我们需要一个针对支付服务提供商的欧洲监管机制。”他补充称,德国长期以来一直在推动这一点。“围绕Wirecard的事件肯定会加速这一进程”。

  负责金融服务政策的欧盟执行副总裁瓦尔蒂斯•东布罗夫斯基斯(Valdis Dombrovskis)周五表示,他已致函欧盟最高市场监管机构,要求其评估BaFin对Wirecard的处理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覃肄灵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